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全画幅单反的方式观照世界

印象的客观记忆,就是真实本身

 
 
 

日志

 
 
关于我
KK

网络音乐界称呼是kaisa、大帝、老K和KK,博彩界澳门盘口研判解析方面的称呼是老球皮。

网易考拉推荐

珍贵典藏:柴可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创作始末  

2013-11-11 18:43:11|  分类: 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献给阿道尔夫·布罗茨基①
创作时问与地点:1878年3月17日一1878年4月11日,日内瓦湖畔的克拉伦斯
首演:1881年12月4日,维也纳,维也纳爱乐乐团;小提琴独奏:阿道尔夫·布罗茨基;指
挥:汉斯·里赫特②
首次出版:P.I.约尔金森,莫斯科,1878年10月(小提琴与钢琴改编谱),1879年8月(乐队
分谱),1888年6月(总谱)
乐队编制:2长笛,2双簧管,2单簧管,2大管一4圆号,2小号一定音鼓一独奏小提琴一弦
乐器
演奏时间:约38分钟
    1878年初,柴科夫斯基正在克拉伦斯小住,他以前的一位学生,现在已经成了小提琴
家的约瑟夫·科特克来看望他。当时的天气很糟,他们便一起演奏许多作品来打发时间,其
中包括钢琴二重奏和小提琴与钢琴作品。除此以外,他们还演奏了拉罗③的小提琴与乐队
作品《西班牙交响曲》——这在柴科夫斯基3月3/15日 致梅克夫人的信中可以看
出——这首作品给他带来了极大的欢乐。两天后,尽管c大调钢琴奏鸣曲的创作才刚刚开
始,柴科夫斯基却动笔创作起了自己的小提琴协奏曲,显然想与拉罗那“清新、轻盈、激奋
的节奏,优美而异常和谐的旋律”一争高低。他在信中告诉梅克夫人,这是他第一次在一首
作品还没有完成前就开始创作一个新作品,不过他想尽量利用科特克造访这一有利条件。
他写给弟弟阿纳托里的信件也反映了这首协奏曲的创作进展情况:“这对我来说是个新的
①阿道尔夫·布罗茨基(1851--1929):俄国小提琴家、教师。——译者注
②汉斯·里赫特(1843--1916):奥一匈指挥家,指挥过欧洲众多作曲家作品的首演,其中包括瓦格纳
的《尼伯龙根的指环》全剧、勃拉姆斯的第二交响曲和第三交响曲、埃尔加的《谜语变奏曲》和第一交响
曲、布鲁克纳的第八交响曲等。——译者注
③拉罗:爱德华·拉罗(1823--1892),法国作曲家,以《西班牙交响曲》享盛名。——译者注
④“/”符号前为旧俄历.后为公历.下同。——译者注    
 难题,但同时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难题。”3月8/20日,“协奏曲仍在创作中,虽然进展
不是太快,却仍在进行中”。两天后,他向梅克夫人宣布:
    “小提琴协奏曲的第一乐章已经完成,明天将开始创作第二乐章。自从吉祥的灵感降
落到我头上后,就再也没有离开我。在这种精神状态中,创作已经完全失去了工作的特点,
它已经变成了纯粹的享乐。你在创作时根本意识不到时问的流逝,如果没有人来打搅你,
你会在那里坐上整整一天都不站起来。”
    3月16/28日,协奏曲已经“基本完成”,柴科夫斯基第二天便开始抄谱。
    下面这段文字摘自他写给阿纳托里的信,信中非常明确地说明了当时的情况:
    “我已经抄完了协奏曲的第一乐章,并在晚上弹奏了一遍。莫杰斯特(他的弟弟)和科
蒂克(‘公猫’,科特克的绰号)都欣喜若狂。他们给我的喝彩也使我很高兴。”(3月20日/
4月1日信)。
    “科特克已经抄出了协奏曲的小提琴分谱,我们在晚餐前演奏了一遍。我这个作曲家
和他这个演奏家都获得了巨大成功。实际上,科特克的演奏就像他准备公演一样……他在
晚上演奏了‘行板’乐章,但这一乐章比第一乐章差多了,我自己不是特别满意。”(3月22
日/4月3日)。
    “协奏曲的末乐章在我们之间引起了争议,不过我们已经否定了‘行板’,我明天将重
写这一乐章。”(3月23日/4月4日)。
    (被否定的“行板”后来成了小提琴与钢琴作品《沉思》,作品42之一)。
    “我已经创作出了一个新的‘行板’乐章,我这两位严格而又理解的评论家均感满意
……他(科特克)是多么喜爱我的这首协奏曲啊!毫无疑问,如果没有他,我根本不可能将
它创作出来。他演奏得好极了。”(3月24日/4月5日)。
    “我正忙于给这首协奏曲配器。”(3月25日,4月6日)。
    手稿上的日期显示,配器完成于3月30日/4月11日。
    柴科夫斯基非常想把这首协奏曲题献给科特克,但他告诉出版商约尔金森:“为避免
各种闲言碎语(这些闲言碎语并非空穴来风),我可能会将它题献给奥尔①,但绝对不会将
它题献给维尼亚夫斯基②或任何其他大师。我非常喜欢奥尔的为人,也钦佩他的技术。”(7
月1日/13日)他曾经将自己的小提琴与乐队作品《忧郁的小夜曲》题献给了奥尔。过了一
①奥尔:莱奥波尔德·奥尔(1845--1930),匈牙利小提琴家、教师,曾师从约阿希姆,其学生包括海菲
茨、津巴利斯特、埃尔曼等。——译者注
②维尼亚夫斯基:亨雷克·维尼亚夫斯基(1835--1880),波兰小提琴家、作曲家,作有两首小提琴协
奏曲等。——译者注
 个星期左右,他作出了决定:“我将把这首协奏曲题献给奥尔。”后来发生的事情最好由奥
尔自己来讲述:
    “柴科夫斯基……有一天来圣彼得堡找我,让我看了一首小提琴协奏曲。这首小提琴
协奏曲早已制版印制,准备发行,而且上面写着‘献给莱奥波尔德·奥尔先生’。
    “我被他的这份友情深深打动了,不仅真心感谢他,而且立刻请他坐到钢琴前,我自己
则坐在他身旁,满心激动地看着他有些笨拙地在钢琴上弹奏这首作品。听完第一遍后,我
很难领会整个协奏曲的内容,但我还是立刻被第一乐章那优美而抒情的第二主题,以及第
二乐章‘小坎佐纳’中的忧伤和柔美所打动。我答应他一定研究这首作品,并保证一有机会
就演奏它。于是柴科夫斯基便将乐谱留在了我那里。但是,当我仔细研究乐谱时,我感到这
首作品虽然真的具有很高的价值,却仍需要进行彻底的修改,因为它在许多地方都无法用
小提琴演奏,而且有悖于弦乐器作品的形式。我为柴科夫斯基没有在将它交给出版商之前
先让我看一遍而深感遗憾,便决定对它进行修改,以便使之更符合小提琴的特性,然后再
将它还给柴科夫斯基。我非常想尽早对它进行修改,可当时发生了许多事情,使我无法动
笔,于是我便决定将它暂时放到一边。
    “我刚刚被任命为俄罗斯音乐协会交响乐音乐会的经办人……这个新的职位,再加上
其他的工作,占据了我所有的时间和精力。我得为整个演出季节制定曲目,得挑选独奏
家——而与他们的信件来往可以说是我最基本的职责;我还得处理数不清的其他管理事
务。这样一来,柴科夫斯基的协奏曲就遭了殃。实际上,我将修改这首协奏曲的事情彻底推
迟了。柴科夫斯基在等待了整整两年后感到非常失望,便要回了乐谱。我非常坦率地承认,
这完全是我的错,他这样做有充分的理由。”
    柴科夫斯基原本打算由奥尔在俄罗斯音乐协会1879年3月10/22日的音乐会上演
奏这首协奏曲,后来科特克和埃米尔·索雷①都表示愿意在音乐会上演奏,但这些计划后来
均被放弃。柴科夫斯基认为是迫于奥尔的压力。
    人们开始议论这首协奏曲,认为它根本无法演奏。然而就在这时,一位年轻人阿道尔
夫·布罗茨基接受了技术上的挑战。他在给作曲家的信中为我们讲述了他的故事:
    “从我第一次将它看了一遍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梦想着能够演奏这首协奏曲。那是
两年前的事。我好几次都试图提出这一请求,可又放弃了。懒惰战胜了我达到目标的决心。
您把那么多的难点堆到了一起!去年在巴黎时,我给拉罗切演奏了这首协奏曲。尽管我演
奏得很糟糕,尽管他无法正确听懂这首作品,可他一直在称赞它……我回到俄罗斯后便开
①埃米尔·索雷(1852--1920):法国小提琴家、作曲家,八岁开始在欧洲巡回演出,后曾任芝加哥音
乐学院和伦敦圣三一学院的小提琴教授,作品有小提琴协奏曲和一百多首小提琴曲。——译者注
 始真正用心练习这首协奏曲。它是多么可爱啊!——我可以一刻不停地一直拉下去,而永
远不感到疲倦!这对准备克服其技术难度的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当我觉得自己已经练得
差不多时,我决定在维也纳试试我的运气。”
    布罗茨基在里赫特的指挥下先试演了一下,然后便获准在1881年12月4日维也纳
的爱乐音乐会上首演。这是柴科夫斯基惟一一部外国人比俄国人先听到的作品。尽管听众
对它看法不一,而且争论非常激烈,但掌声远远盖过了反对意见,布罗茨基返场了三次。评
论家们的反应总的来说充满了敌意。人们常常引用汉斯里克在《新自由报》上所作的异常
唐突无礼的评论——称终曲为“臭气熏天的音乐”——这句话对柴科夫斯基造成了极大的
伤害,他至死都牢记在心。不过,也可以听到一两个比较友好的声音:奥斯卡·贝尔格吕姆
在《晨报》上称赞其为“最创新,给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小提琴协奏曲之一,《维也纳晚报》
的一位佚名评论家这样写道:
    “柴科夫斯基这首了不起的小提琴协奏曲将听众分成了支持与反对这首创新作品的
两大派。有着辉煌、健康主题的第一乐章,神秘而恬静的中间乐章(谁听后一定都会想起屠
格涅夫笔下的女性),以及那热情奔放的农民舞曲,这一切使得我们能够把整首乐曲称做
当代作品中的一个杰作。”
    布罗茨基接着又在里赫特指挥的一场音乐会上(1882年5月8日)将这首协奏曲介绍
给了伦敦,最后再把它介绍给俄国(莫斯科,1882年8月8/20日),柴科夫斯基为感谢他,
更改了这首作品的题献,将它献给了布罗茨基。接着,科特克面带愧色地在莫斯科演奏了
它,而且并不太成功。然后,卡罗·哈里尔在布拉格、约瑟夫·马希克在巴黎演奏了它。奥尔
直到柴科夫斯基去世前几个月的1893年才公开演奏这首协奏曲。他也在11月6/18日的
纪念柴科夫斯基音乐会上演奏了它。再后来,他终于出版了他那姗姗来迟的“修改”版。据
他的自传记载,这首协奏曲“一直以这种形式被欧美两大洲所有年纪较长的学生演奏。我
经常在欧洲演奏它,当然是我的修改版。这样,在拖延了这么多年后——我相信柴科夫斯
基会原谅我的——我终于兑现了我多年前对这位俄罗斯作曲家的承诺。”
    柴科夫斯基以50卢布的价格将这首协奏曲卖给了约尔金森。约尔金森在1878年10
月出版了小提琴与钢琴谱,1879年8月出版了乐队分谱,1888年6月出版了总谱。
    杰拉德·亚伯拉罕
    (路旦俊译)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