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全画幅单反的方式观照世界

印象的客观记忆,就是真实本身

 
 
 

日志

 
 
关于我
KK

网络音乐界称呼是kaisa、大帝、老K和KK,博彩界澳门盘口研判解析方面的称呼是老球皮。

网易考拉推荐

重听斯克里亚宾的《狂喜之诗》  

2016-09-07 14:16:23|  分类: 音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是那个感觉,魔鬼世界,毫无调性可言,鬼哭狼嚎。尽其所能把音程写成不协和音,充斥了小二度。
当然,这是一个时代的特质。与荒诞文学、立体主义等等一脉相承。艺术总要发展开拓的。你不接受,总有人接受。
摘抄一段,以供大家了解这位伟人。

亚历山大·斯克里亚宾关于“狂喜”的见解是形而上的,不仅仅是身体的狂欢。这位俄罗斯作曲家对一切神秘事物着迷,并一度认为与神明相通的自己也是神圣的。

当然他对感官享受也并不陌生,他做了大量工作仅仅是为了和一个女人保持联系,同时将这些经历导入作品使得他的音乐充满治愈色彩。斯克里亚宾认为“狂喜”是人类最高级、最强大的人类情感。为了点燃这惹火的激情,他用一段长达20分钟的管弦乐探索他哲学化的诗意和爱情旨意。和声则陷入各种各样的意想不到的境地,他定义了一种全新的、更感性的作曲方法。


音乐史上很少有一位音乐家像亚力山大?尼古拉耶维奇?斯克里亚宾(Alexander Nikolayevich Scriabin,1872-1915)获得如此有争议的评价。赞扬的人把他的哲学思想、美学价值、音乐创新评价的极高,将他誉为现代音乐开路先锋,无调性的奠基人,“非凡艺术家”的“深刻思想家”的合一。前苏联音乐家博里斯施瓦茨曾说到:“如果斯克里亚宾不是过早的死于1915年,莫斯科可能会与维也纳并肩,成为无调性音乐的大本营。”与他同辈的俄罗斯伟大作曲家无论是拉赫玛尼诺夫、还是斯特拉文斯基都十分欣赏和崇敬他的音乐。俄罗斯钢琴学派最重要的教育家和演奏家之一涅高兹在《涅高兹谈艺录》一书中说到:“我在自己的音乐会实践中,曾不止一次的证实过,斯克里亚宾的这些作品具有很强的生命力。演奏者、听众对这些有争议和“难点”的作品热情地给与关注,使我感到由衷的高兴。”而反对的声音也从一开始就存在着,认为他的音乐丧失了大小调的清晰,抛弃了动听的旋律而代之以音的碎片。他同时代的人谢洛夫就曾激烈的诋毁过:“他是魔鬼主义者,基督徒听斯克里亚宾的音乐是一种罪孽,基督徒在他那里只有一种态度——转身离去。因为没有人为魔鬼祈祷,魔鬼只会被革除教门。”对斯克里亚宾的研究,就始终在这样矛盾的两种观点中交织进行着。


无可否认的是,当斯克里亚宾19154月突然去世时,整个俄罗斯为之悲哀,他的葬礼成为莫斯科数年来最为隆重的大事。7年后,俄罗斯人为了纪念斯克里亚宾,在他的故居莫斯科创办了斯克里亚宾博物馆,并成为了莫斯科的骄傲。当地的歌剧院每周都有音乐会,主要节目就是为了纪念斯克里亚宾,上演的也多是他的管弦乐曲《狂喜之诗》等作品。斯克里亚宾在他以后的俄罗斯音乐生活中占有重要位置,不但影响了20世纪前半叶几乎每一位俄罗斯作曲家,甚至还影响了像梅西安、勋伯格、约翰凯奇等一些西欧作曲家。1972年在他诞辰一百年时,前苏联音乐节开展了一次大规模的纪念活动,使他再次成为了公众的英雄。甚至有人把俄罗斯20世纪的开始阶段直接称作“斯克里亚宾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